优博时时彩

的问「这...这是怎麽回事啊!?」卡森快速走了过来把我拉开大声斥道「别这样!!」艾尔也不知道该回我甚麽,表情十分的哀悼,我两眼无神坐在地板上缓缓者说「都是我的错...都是我...」

卡森抓者我摇晃者说道「清醒点!!这不是你的错!!」我没理会卡森还是依旧嘴裡喃喃自语的重複说者,卡森看不下去,咬牙一气之下一拳直直的往我脸上打了下去,大喊者「给我清醒点!!难道你就这麽没用吗!?」艾尔赶紧拉住卡森,我被卡森的拳头直直的重击到牆壁上,我手抚者被打的地方不发一语... 随后治疗师跑了进来生气的说「请让病人有安静的空间好吗!!!」我站了起来,对者治疗师问「为什麽她会这样??」治疗师看者艾提娜,又转头回过来看者我说「这讲不方便,出去讲吧」凯亚重头到尾都站在那,我对者凯亚说道「抱歉,凯亚,艾提娜帮忙照顾一下...」凯亚对我点了下头,我们随之跟者治疗师走出去,一出去我有点耐不住性子的问治疗师「她怎会这样?」治疗师回「她的身体机能应该是已经没甚麽大碍,但是现在就是卡在记忆那边」我问道「记忆?」治疗师回覆者「我推测应该是战斗时惊吓到吧,导致她精神不稳演变成短暂的失忆症」艾尔问道「那...多久会恢复呢?」治疗师摇摇头,说道「不知道...让她现在多休息吧,一切只能顺其自然...」我用力的敲了下牆,十分不甘心的说者「可恶!!当时...能阻止那傢伙就好了!」

现场顿时都不发一语...

1月11日

艾提娜失亿的事情让我们大家都提不起什麽精神...

当然,我除了内咎、后悔、抱歉外,我没甚麽脸敢面对她.... 

中午我带者卡森去找剑士训练场,找了个人问了下路才知道,圣城总共分成5大区块,东区、西区、南区、北区和中央。著,
将军先问各位一个问题:
远古时代,铁器製作是谁发明的?
这问题真难,无解,因为没有记载,
燧人氏、伏羲氏、神农氏、有巢氏,这大家都听过,
但唯独没人知道”打铁氏”的傢伙存在,
于是,有些没脑袋的傢伙便宣称,铁器是外星人教给地球人的,
那很好,这故事满动人的,
但请问,是谁教会外星人使用铁器?
喔!干!我知道你会认为那一定是另一组外星人教了这组外星人,
好,请顺著这个思维,请问,
最源头那一组外星人,又是谁教的?
无解,对吧,很有趣,不过本文不是谈科幻或历史来的,
我们回归财富创造,请问,富人的财富怎麽来的?
我知道!我知道!
我知道没人会回答我,所以将军只能自问自答,
虽然这举动让我看起来像个傻B,但希望不会降低文章说服力,
富人的财富是从老富人手上继承来的,
不然就是白手起家赚来的,
你看,跟古人使用铁器一样,源头都是”无”,
富人的财富,源头就是贫穷,
继承而来的财富,最起初也是”无”的状态,
于是,我们有了一个结论:
「财富,都是穷的人创造的。 蕃茄   食物的相剋相宜~~
  

10628397_687965327940263_3698604551187189853_n.jpg (117.06 KB, 下载次数: 0)

下载附件   保存到相册

2014-8-22 13:11 上传


【别名】西红柿、蕃李子、洋柿子、毛蜡果。lockquote>

不过, 抽水马达不抽水~且电磁开关不激磁~电磁开关有附过载保护器,但没过载~~是电磁开关坏??希望可以帮忙一下~~tks 漂亮又少见的贝壳,
而且几乎每一个窗边都有一株盛开的兰花,更凭添许多浪漫柔性的气纷,很适
合情侣或三五好友用餐。一直望者卡森,卡森看了有些不是滋味问道「嗯...?怎了吗?」尾伯又看者我问道「他就是要入团的人吗?」我抓抓头回道「是阿,就是他。 不知道有没有大大发过这样的帖,如果有请重複请板大删除此篇
如有冒犯请见谅!!

钓具店的铁板钩防咬线动不动20米,50米就要300大洋起跳!!
对于玩铁板的我实在是一笔极大的开销
所以我又去五金卖场找宝了

蓝色的是水线(还有其他颜色),白色的是有加上PE材质的线材肺经。 一道下酒的好菜   酸菜鸡心

材料:酸菜丝、鸡心200g、木耳丝2
【营业时间】
 11:30~22:00
◎每人低消100元,喜欢还是不喜欢,?
穷人手上的馅饼一天比一天还要小,
从6吋馅饼变成了杯子蛋糕那样大小的馅饼,
晶圆越做越大,可馅饼倒越来越小了,
富人大口大口吃著32吋大馅饼,穷人啃著馅饼吗?
其实,很多穷人,只能舔著馅饼渣裹腹,这没道理阿?!

「滴流经济学」,这就是文章一开头那个看似有道理的道理的”华丽包装”,
将最大块的馅饼给富人,将更多的财富资源给富人,
财富终究会像水滴一样,缓缓向下流,源源不绝,
只可惜,理论终究只是理论,但纯粹的理论拿来现实中施行就头大了,
穷人得到多少”泉水”了?
富人那裡流下来的,只有馊水、粪水,
水肥与肥水,两种不同的东西,也造就两种极端的生活,
富人,富了,肥了,流油了,
穷人,穷了,瘦了,杯具了,
最后,没有互惠互利,只有大鱼吃小鱼,
经济学指称的大同世界,没有出现,
倒是没学过经济学的杜甫很久以前写了一首诗:
「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。 金蝉脱壳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不熟的朋友参加摄影活动叫我帮他投票
由于平常都没连络
所以怒投了他人算算已经一个多月没碰溪流竿了,其实不算小学一年级刚考完期中考的程度,
不过,大部分人的水平也就只是幼稚园小班,还在围兜兜吃饼乾那样,
重点是,幼稚园小班的知识还是源自老一辈那种生病吃符水、烫伤抹酱油那种道听途说,
没有求证,没有思索,全盘接收,然后,坚信不移,奉为圭臬,
所以,在呛我懂个屁之前,你或许该问问自己,是否连屁都不懂…

今天在网络閒晃,晃到一个反学生上街的社群裡头,裡头很热闹,很欢乐,
耐著性子浏览一下,恩,大概能懂支持服贸的人为何支持签这东西,
这些幼稚园小班生普遍相信签这东西就能赚大钱、救经济、明天更美好,
你要是抓个小班生来问,为何他们相信,他们就会拿出数据与广告来佐证,
你稍微提醒他,这东西不是政府文宣吗?
他楞了一下,但还是宁愿相信这些没有求证过的数据理论,
他不知道政府会说谎吗?数据会造假吗?理论可以扭曲吗?
甚至,他不知道台湾政府不是第一次骗老百姓了吗?
他知道,但他仍坚信著,
那骗人的政府这次真的找到让大家赚大钱的万灵丹了,
「这次不一样」,可能是他们喝了太多的符水才会这样,
不过医学非我专门,神学又是我的弱项,所以…

我推荐”巴拉松+鹿茸”这帖药给他,
不一定能拯救经济,但一定能拯救他自己…
至于「签约救经济」这话题,上週开课过了,不再浪费篇幅。

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,突然很流行「小确幸」这个说法,有人考证是出自村上春树的一篇散文(我突然想到,「村上春树之于文艺青年」是不是类似「李登辉之于台独份子」?我们可以说「村上春树就是文青界的李登辉」吗哈哈哈?),字面上的意思是指生活中那些「微小但确切的幸福」,例如:

在悠閒的週日午后读了一本好书。
X董高喊:「这些学生不争气,

Comments are closed.